V神(Vitalik Buterin)以太坊创始人简介

布特林,一个誓言用区块链颠覆真实经济体系的俄罗斯小子,他打造的全新区块链平台, 从科技大厂IBM、三星,到投资银行巴克莱、瑞士信贷,都争相借重他的专才。

一.22岁俄罗斯黑客人物背景、专业术语介绍
维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
出生:1994年
现职:区块链平台「以太坊」创办人兼首席科学家
学历:加拿大滑铁卢大学肄业
获奖:奥林匹亚资讯奖铜牌、提尔奖学金、2014年世界科技奖
区块链释意:区块链是以密码学演算法和经济模型组成的分散式帐本。
他开发的加密货币,声势直逼比特币
——布特林大事纪
1994年出生于俄罗斯
17岁开始研究比特币、创《比特币杂志》
18岁获得奥林匹亚资讯奖铜牌
19岁自加拿大滑铁卢大学休学;该年11月,公布《以太坊白皮书》初版,开始募集开发者
20岁获得提尔奖学金、成立非营利组织以太坊基金会,在迈阿密的比特币会议公开发表以太坊计画,该年7月,启动以太坊计画众售募资,募得3.1万枚比特币(当时约合1840万美元)
21岁以太坊最初版本Frontier问世、以太币开始在世界各地交易所公开交易
22岁被《财星》杂志评选为2016年40岁以下的40大杰出人物
——区块链应用,以转帐交易为例
传统转帐交易透过银行或第三方才能转出,交易须透过第三方(如银行),而每笔交易由该第三方验证,时间和人力成本较高。
区块链的转帐交易转帐不须经第三方,每个节点各自拥有完整交易纪录,每笔交易由各节点共同验证。
优点:
.纪录无法被窜改
.金流透明可追踪
.密码学保障隐私
他的点子,共吸引逾亿美元投资
——以太坊与相关应用及其募资金额
以太坊公共区块链平台——共募资1840万美元
DigixDAO ——建立以太坊金本位金融平台,共募资550万美元
Augur —–去中心化的市场预测平台,采用以太坊智能合约为基础共募资532万美元
The DAO —–基于以太坊平台的创投组织,投资使用区块链技术的共享经济计画共募资1.32亿美元

二.22岁黑客颠覆真实经济体系
这位22岁的黑客真能打败比特币?这不仅是今年九月《财星》(Fortune)杂志的斗大标题,也是全世界区块链专家们争论不休的热门话题。

相较比特币创办人中本聪坚持隐身幕后,布特林乐意高调走访全世界。一头短发和素色T恤,是他始终如一的形象。布特林讲话速度飞快,充满专业术语的语言,似乎永远在追赶脑中不断涌现的点子。

他不擅长用包装过后的激励人心字眼表达未来想像,然而论及他想要用区块链建构的理想世界,他的语气总是十足坚定:这将是一个去中心化、绝对平等,充满效率和信任的世界。

去中心化,可以说是区块链的核心价值。在一个个资讯区块串联而成的长链里,每笔交易都会被记录在每一个节点的「帐本」中,而当某人新增一笔交易,所有节点也都能成为该笔交易的「检查站」,以密码学原理,检视其正确性和真伪。

在此之下,即使没有「交易中心」,各种交易仍能在安全无虞的情况下运行,一方面能提高效率,另一方面,由于不需要「中心」,也就没有「黑箱」,不仅透明度大幅提升,更不会有「中心出错、全盘皆错」的安全性问题。

至今,许多开发中国家的政府和金融机构,仍然无法有效保障民众的金钱和财产,但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特性,可以帮助他们不经过权威的第三方,建构一个人人平等、透明又兼顾隐私的金融秩序。布特林信心满满地说。

从以太(ether)这个命名,就可以窥见布特林对于用区块链改变世界的远大期望。布特林说,这个字不仅念起来响亮好听,而且其意义为充满宇宙、让光线行进却不可见的物质。

三.他改变了世界金融规则

以太坊的成立具有类似意义,布特林希望区块链的应用能扩散至每个领域,用区块链的「光」,重新打造一个透明、公平、效率的新世界。

于是,以太坊打破了过去区块链平台的疆界,让开发者可以更轻易地开发各种区块链应用,自以太坊延伸的应用程式及新创公司也的确如雨后春笋般地快速出现,应用范围从音乐版税支付系统到能源交易皆有。

此外,科技大厂如IBM和三星等,也开始运用以太坊平台开发物联网应用;今年年初,巴克莱、瑞士信贷等十一家跨国投资银行,更启动了以太坊为基础的金融服务实验。

点燃这把区块链创新之火的布特林,被《财星》杂志评选为2016年40岁以下的40位杰出人物之一。

四.4岁开始编程,12岁自己开发游戏玩

布特林是俄罗斯人,5岁时,父母离婚,布特林随父亲从莫斯科移民加拿大多伦多。懵懂又困惑的他,把更多时间花在离开俄罗斯前一年才得到的那份礼物──人生中的第一台个人电脑。

那是父亲在他4岁时送给他的礼物,自此,这个灰色盒子成为布特林探索世界的大玩具。但不同于一般孩子喜爱单纯的电脑游戏,布特林著迷于用微软Excel撰写能自行计算的程序。

而布特林在小学3年级时就被认定具有数学、程序设计方面的天赋,3位数心算的速度快过同级一倍。

对布特林而言,送给他第一台电脑、买给他电脑科学书籍的父亲,是一路以来鼓励他探索的启蒙导师和伙伴。12岁起,布特林用程式语言C++撰写简单的游戏给自己玩。

17岁那年,父亲把自己发现的新奇玩意「比特币」介绍给布特林,起初布特林也没看上眼,觉得比特币有什么用?

五.20岁时,曾挤下扎克伯格夺世界科技奖

但不久后,布特林开始思考:我可以如何赚一些比特币?他开始为《比特币周报》(Bitcoin Weekly)撰写文章,探讨比特币的技术发展以及潜力。

每篇投稿可收取5枚比特币稿费,依当时汇率计算,价值仅有4美元,布特林自己估算时薪大约只有1美元,却乐此不疲。

这第一份兼职,让他对比特币深深入迷,其后他更创办了《比特币杂志》(Bitcoin Magazine)并亲自撰文,奠定他成为意见领袖的地位。

高中毕业后,布特林顺利进入以电脑科学闻名的加拿大滑铁卢大学,但入学仅8个月就毅然休学,开始他的壮游,而父亲对他的圆梦之旅也乐见其成。

想圆梦,钱从哪里来?2013年,比特币汇率从前一年的10美元上下爆炸性攀升到最高一一49美元,布特林此前赚到的比特币,忽然变成人生第一桶金。

他以此走访美国、西班牙、义大利、以色列等比特币开发者社群,加入比特币的转型工作(Bitcoin 2.0),比特币在加密货币以外的应用,也因为他的加入而更加明朗。

布特林因为对比特币2.0的发展贡献,挤下Facebook创办人扎克伯格,获得2014年世界科技奖,但他却也发现比特币在先天设计上无法突破的局限性。

他期望能开发出一个通用的平台,让所有开发者可以在上面建构属于自己的区块链延伸应用程式,这个发想为「以太坊智能合约」的前身。

六.巅峰时遭骇,市值蒸发5亿美元

他向比特币社群提出自己设想的程序,并想要融入现有的比特币区块链系统中,却被拒绝。他干脆另起炉灶,召集近20位伙伴,投入自己同年获得10万美元的提尔奖学金(PayPal创办人彼得提尔所设的奖学金),开启以太坊建置工作。

布特林坚持以太坊应该属于所有人,不能被单一企业占有,因此开发过程不接受创投投资。2014年7月,「以太坊计画」启动以太币众售募资,当时每1枚比特币可兑换2000枚以太币。

结果造成大轰动,12小时内热销超过700万枚以太币,为期42天众筹,让以太坊团队募得3万1千枚比特币(1840万美元)。

全世界的区块链社群大胆力挺尚未问世的以太坊,而智能合约是以太坊吸引追随者的一大卖点,其通用性和可塑性让开发者们趋之若鹜,却增加了整个系统的复杂性和资安隐忧。

布特林承认,资金安全问题从以太坊开发过程中,就是一大挑战。整个团队不断测试,中间也一度因比特币贬值造成资金缺口,以太坊开发进度延后到2015年中才大功告成。

今年6月17日,以太币总市值来到最风光的15.7亿美元;汇率从去年不到1美元,暴涨20倍到接近20美元。然而就在当天,以太坊智能合约平台网路组织遭骇,骇客利用智能合约的漏洞,下指令让DAO重复拨款,总共盗领370万以太币(当时约合5300万美元)。

虽然骇客盗取的以太币尚未被提领兑现,但以太币币值在2天内几近腰斩,总市值蒸发5亿美元。

七.为补救资金安全问题,施强硬手段改规则

以太坊的资金安全危机,连带引爆大众对区块链的信任危机。过去被视为神话创造者的布特林,端出的解决方案,则是直接挑战区块链过往不可修改的神圣铁则。

为了取回被盗资金,布特林与DAO成员决定忽略被骇旧区块,并重新建立新区块。这个决定,等于打破区块链不可回复、不可窜改的初衷和原则,自然引发许多争议。

甚至引起反对者决定自以太坊社群出走、另起炉灶,坚决留在旧区块持续发展,并命名为以太坊经典。

布特林承认,即使从长远来看,资金安全绝不是一次就能解决的问题,他依然对以太坊的资安信心满满,全世界都有强大的以太坊开发者,可预先找到问题。

面对排山倒海的质疑和关切,布特林依然用一贯平淡、不带情绪的语气,向外界报告以太坊近况和未来。无论外界认同与否,他就是会把心中的规画,马上用一行行程式语言付诸实行。

布特林说,我们要创造一种科技,让人们可以探索、创造很多有趣事物。以太坊问世仅一年,已经成功号召各路区块链开发者,创造自己想像的未来。

撇开太过长远的想像,布特林认为,3年之内,除了金融领域,线上交易等数位身分认证相关领域,将会最快因区块链技术而全然改观。

你说这是创造也好、是颠覆也好,总之,布特林打造的平台之上,一切天翻地覆的可能改变,才只是刚刚开始。

以太坊創辦人 Vitalik Buterin:我們正處在 ICO 泡沫之中

以太坊創辦人 Vitalik Buterin 對目前的 ICO 市場做出了有趣的評論,他相信目前大量銷售代幣的趨勢是持續不久的。

社會多有議論

對於募資能力驚人但也引發眾多爭議的 ICO 項目,各國政府近幾個月來陸續表態,包含最極端直接予以禁止的 中國 ,透露出欲監管想法的 美國 、 以色列 、 新加坡 、 俄羅斯 、 韓國 等,以及已經監管並推出合法 ICO 的 加拿大 。

想必很多人希望知道創辦了以太坊、促使 ICO 日益興盛的 Vitalik Buterin 對 ICO 有甚麼樣的想法。

Buterin 近日前往以色列與當地的加密貨幣和區塊鏈企業家見面。旅途中,他接受以色列財經媒體 TheMarker 的採訪,被問及對 ICO 市場的看法,因此有了以下這番言論。

Vitalik Buterin 的看法

「我認為技術有複雜性,有時也會引發衝突。在比特幣之前也有人試圖將網際網路去中心化,但因為某些原因他們沒有成功。直到區塊鏈的出現,這項去中心化的技術讓所有人都非常興奮。我想其中一個原因是,這是一場包含「投機性」的技術革命,它可以讓人致富。而衝突的產生,則來自於某些人想改變這個世界,以及某些人將這項技術視為投資工具。」

「低估 ICO 的存在價值或指責它是不好的事物,我認為是錯誤的想法。ICO 有趣的地方在於它讓創新的項目得以貨幣化,這在過去並不常發生,我也是透過 ICO 的方式創造了以太坊。但我們可以看到,最近人們過度利用了這樣的構想,有些 ICO 項目的舉辦,並不是因為發行代幣有意義,而是因為他們有了一個可以販賣並獲取金錢的產品,這給了社會大眾不適當的刺激。」

「我真心地認為我們處在泡沫之中,因為所有的加密貨幣都在上漲,而人們有一種感覺:它們永遠都會上漲。許多 ICO 項目可以募到比傳統創投市場還要多的資金,但有時項目的必要性及功能性並不值那麼多錢。此外,這個市場還很年輕,因此人們無法判斷哪些項目可以生存下去,那些很快就會消失。這項活動成長的速度太快,已令人難以控制。以我自己為例,我現在已不參加大多數的 ICO,因為他們都被嚴重高估。」

「如果大多數的 ICO 項目失敗了,(對以太坊本身來說) 是一項風險,因此我們必須避免過度宣傳這些項目。因為沒有既定的方法來評斷一個新項目,因此評估好壞的依據只能來自開發團隊過去的履歷。這就是為什麼總有些項目宣稱與這樣那樣的知名組織有關,有時甚至會提到我,但實際上與我無關。從長遠來看,市場需要找到一種方法來判斷哪些項目是有意義的,以及它們的適當價值。」

「說到底,市場需要冷靜下來,很多項目會失敗,投資者將會賠錢。」

來源:financemagn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