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将信任工业化

    摘要:区块链是分布式的、去中心化的账本技术,是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基础。我们应用奥利弗·威廉姆森(Oliver Williamson)的交易费用(transactions cost)分析法来分析区块链的共识机制。区块链可以减少机会主义造成的费用,但并非“无需信任的(trustless)”。我们指出,区块链是信任机器。区块链是三方协议的平台,将能源密集型(energy-intensive)的计算转化为有经济意义的信任关系。

    关键词:区块链,交易费用,工业化、平台

    1. 导言

    区块链是赋予加密货币比特币(中本聪,2008)力量的底层技术。自从比特币在2009年发行以来,区块链已经被用到大量的用例(use-case)中,从金融清算、身份管理,到分布式计算。在这里,我们运用威廉姆森的交易费用分析法(1985,188,1993)来理解区块链技术的经济属性。区块链有时候被描述为“无需信任的”(Swan 2015,Kiviat 2015)。然而,威廉姆森的方法澄清了:区块链并非无需信任的。相反,它们乃是 信任机器,而它们的使用将构成 信任的工业化。机会主义成本会阻碍交易的发生,而区块链跨越了它们。

    2. 区块链在经济上的重要意义

    电子货币在“双重花费”问题面前是脆弱的——就好像纸币面对假钞(Counterfeiting)问题一样。一般而言,该问题是通过依赖一个被信任的中介验证交易来解决的。但有了比特币网络,一位匿名的“中本聪”(2008)开发出了一个原生的电子货币,它并不依赖于一个中心化的权威。比特币是一个电子的分布式账本,可以记录交易——也就是说,实现对什么交易被包含在了账本中的共识——用一种去中心化的方式 [作者注1]。

    在比特币中,共识机制就是人们所知的“工作量证明”。工作量证明会奖励“矿工”,也就是那些竞相解决一个难以计算的问题的人;算出难题将使他们可以在区块链上创造一个包含了交易的新区块、获得奖励(现在是 12.5 个比特币)、并获得用户为提高他们的交易在打包中的优先权而支付的所有手续费。网络中的公式通过遵循最长的区块链条而建立起来。工作量证明是极为能源密集的,要求可观的资本投入。一种替代性的区块链共识机制是“权益证明”,它要求加密货币的拥有者参与验证交易。其它的共识机制还处在开发的不同阶段。它们的基本属性都是是:验证共享账本的更改的人会被奖励以该网络原生的价值代币(也就是 coin)。

    由中本聪建立的区块链会存续下去,还是仅仅变成一个历史陈迹,是一个开放性的问题。它的重要性在于:去中心化的分布式账本已经被证明是可行的了。分布式账本的经济研究已经诞生了。一些文献将区块链概念化为一种新的 通用技术(general purpose technology )(Bresnahan & Trajtenberg,1995),以其自身广泛的潜在用例为特点(“广泛性”),并与其它技术互为补充。区块链在不使用中介的情况下减少了验证身份和缔结网络的费用;为新的市场打开了可能性并显著减少了现存市场中的交易费用(Catalini and Gans,2016; Pilkington,2015; Yermack,2017)。另一些则视区块链为一种 制度性技术。区块链是一个去中心化的计算科技,用于在一个分布式的经济中协调活动((Davidson, de Filippi and Potts forthcoming, Berg,2017 )。这种视角遵循了交易学派诺贝尔奖得主罗纳德·科斯(Ronald Coase )和奥利弗·威廉姆斯的传统,并将区块链视为一种新的经济制度的类型,它会从下面这些方面强化现存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同时又与之竞争):企业、市场、公众、关系性缔约(relational contracting),以及……。

    3. 机会主义 VS. 信任关系

    奥利弗·威廉姆森(1985)已经提供了一种关于如何结构化交易以及如何监视效益(他将效益管控定义为“合约治理”)的综合性理论。同时,他已经明确指定了两个驱动合约缔结过程的行为假设:有限理性(Bounded Rationality)和机会主义(Opportunism)。有限理性与人类理性的限制这一事实有关。机会主义就是用欺诈为自己寻求利益。正如威廉姆森(1985:47)写的那样,机会主义包括“种种误导、扭曲、伪装、混淆,或者用另一种方式迷惑别人的钻营心机”;以及,作为结果,“负责任地行事的承诺,往往没有可信承诺的支持,因此也不会被可信赖地解决”(威廉姆森,1988:68)。威廉姆森(1993)主张,机会主义的概念包含了因为所有权和控制权分离而导致的所谓的代理问题(比如,Jensen and Meckling,1976 )。它也包含了(并在概念上广泛于)反向选择 和 道德风险。这是经济学家们众所周知的两个经济问题。反向选择在交易一方比交易对手方拥有更多信息的时候发生,并基于造成对手方的信息劣势。这在保险市场是个众所周知的问题。道德风险会在个体以改变自己的行为作为进入合约的结果时发生(编者注:比如,订立车险合约后,车主开车更不小心了)。

    在有限理性或者机会主义缺席的时候,缔约过程就变得不重要了。全局性的“计划”在非有限理性时成为可能;“承诺”也在没有机会主义时也成为可能。没有机会主义的含义是非常深远的——威廉姆森(1997:37)主张,比如,“绝大多数复杂交易的形式和层级制都会消失”。Hodgson(2004)认为,这是一个经验主义的论断,而非一个原理性的论断。即便如此,在合约中加入一个“普遍性的条款”、承诺自我强制来保证合约在初始共识的精神中执行是可能的  是可信的。在这种情况下,对 Aoki 合约曲线的偏离将会很快得到纠正。

    威廉姆森(1993)提了这样一种主张:如果参与合约的各方承诺加入合作行为,并且他们的合约是自我强制执行的,那么,承诺就是一个促进交易的高效机制。这听起来非常类似于区块链和智能合约(在区块链上维护和执行的算法性合约)可以做到的事情。实际上,这可能是当区块链被描述为“无需信任的”时候的内涵。这种视角与威廉姆森(1993)的论证是一致的:“有时候,信任是机会主义的反义词”。然而威廉姆森认为这种观点不是很对,我们也同意。正如威廉姆森认为的,精心营造的合作行为是不值得信任的。

    威廉姆森使用一个与我们的 图1 类似的图形来阐述他关于机会主义及其控制的观点。在第一个例子中,考虑模块 A,B,C。在这个图形中,K 代表一个与机会主义相关的投资风险。如果没有机会主义的话,K = 0。在这种情况下,合约可以通过威廉姆森描述为“竞争”的条件下缔结——合约行为很容易被观察到、违约行为也很容易被纠正。在那些 K ≠ 0 的情况下,保障合约执行(S)的问题就变得重要。考虑众所周知的柠檬市场的问题(编者注:经济学家阿克洛夫在讨论信息不对称问题时候举的例子,柠檬表面光鲜,但内部可能是坏的;后来,人们用柠檬市场泛指存在信息不对称的市场,比如下文要讲到的二手车市场),一个二手车的销售员无法充分地显示自己的可信度(S = 0)(即,可信地承诺不欺骗买家),交易也许就完全不会发生;或者,如果交易发生,会以远远低于真实价值的折扣价成交。当然,我们都知道,多种机制会保障交易进行(s > 0),保证交易发生。然而,这些机制,对参与交易的各方来说是昂贵又重要的。归根到底,很多交易是永远不会发生的,因为费用(K + S)足以淹没交易所得——换句话说,在一个交易费用为正的世界里,交易产生的利益不会完全实现。

    1-图 1. 机会主义与合约-

    这里的重点是,信任关系通常被经济学家们描述为一个克服机会主义的机制——信任在 图1 中就是“S”;它是问题K 的解决方案,而非问题K 不存在的情况。

    在区块链的语境下,很容易主张:技术在当 K > 0 且仅当建构 s > 0 时,提供了一个交易的保证措施。这就是我们理解“区块链是一种通用技术”这种主张(Catalini and Gans,2016; Pilkington,2015; Yermack,2017)的方式。这种意见就是说, S·Blockchain < S;区块链做的一切就是进一步减少存在的交易费用。只是,区块链的作用要稍稍微妙一些。

    在威廉姆森的思想中, K 和 S 是相互独立的。机会主义存在于世界上,导致投资风险、多种保障措施出现以帮助交易。交易费用是累积的,并由参与交易的各方承担。然而,理解区块链的最好参考模式是 D。现在我们要进行一项交易,通常来说,因为机会主义的存在,它会跟投资风险有关;在一个没有区块链的环境中,如果 S > 0,它会发生。相反地,交易可以发生在区块链上。结合工作量证明(或者是权益证明)的区块链技术意味着,对参与交易的各方来说, K/S ≈ 0。对大家来说,它并不是使用一些费用克服了问题K,而是以一定的费用支付给第三方(矿工)然后抑制了K。这意味着,使用一个区块链对 B 和 C 来说都是青眼有加的交易技术。这就是使得区块链可以并将打破现有商业模式的机制。K/S ≈ 0 的条件并不是一种外部性——矿工们因验证和记录交易得到偿付,虽然他们并没有参与交易。作为这种特性的结果,区块链可以被认为是一个三方市场。三个独立的用户群体必然同时得到满足——交易的买家和卖家、记录和验证他们交易的矿工。

    4. 结论

    在上述思想中,区块链是一个三方协议的平台。支付 S 给矿工,抑制了 K。矿工们因为他们的工作而被奖励以有价值的原生代币。以原生代币标价的交易手续费为优先验证交易提供了经济激励。这会产生分布式的结果。用户(也就是发送和接收交易的人)对网络的诉求和矿工的诉求可能不同,也需要权衡。第四种群体——那些谋求持有加密货币的人(投资者)——也有不同的利益。

    本论文的分析认为:区块链是 信任机器。区块链将能源密集型的交易转化为有经济价值的信任关系。我们期望看到这些机器的效率的巨大提升,正如我们曾经在工业化浪潮中看到的那样。

    5. 文献

    兹不附。

    作者注1:在这里,我们不考虑比特币挖矿力量中心化的可能性。</>


    原文链接: https://papers.ssrn.com/sol3/papers.cfm?abstract_id=3074070
    作者: Chris Berg, Sinclair Davidson and Jason Potts
    翻译: 阿剑

    Chris Berg, Sinclair Davidson 和 Jason Potts来自于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RMIT)区块链创新中心,这是世界上首个研究区块链技术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和法学的社会科学研究中心。

    三位作者的Twitter:
    Chris Berg
    Sinclair Davidson
    Jason Potts
    他们的网站:
    http://cryptoeconomics.com.au/

    本文由作者授权 EthFans 翻译及再出版。

    转载请注明:比特阁 » 区块链:将信任工业化

    喜欢 0

还没有人抢沙发呢~